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
当前位置: 首页 > 能源文章 > 分析综述
中国风机“出海”遭遇“认证”关
来源:江苏省可再生能源行业协会-中国绿色能源网 浏览:377次 发布于2017-5-18
中国风机“出海”遭遇“认证”关
近日,金风科技、远景能源、明阳集团的三款风机分别获得了国际电工委员会可再生能源设备认证互认体系(IECRE)颁发的认证证书。

  IECRE证书是基于统一国际电工委员会标准完成认证工作的证书,“有了这个证书,所有成员国之间都可以实现互认。几年前,中国风电企业的产品想‘走出去’,在认证认可上要困难得多。”国内首批企业终于获得“国际通行”的认证证书,鉴衡认证中心主任、IECRE副主席秦海岩不禁想起了几年前国内企业在南非投标时的境遇。

  当时,南非政府进行风电项目招标,中国企业直到投标时才发现,国内的认证证书被拒之门外。秦海岩说,“南非政府态度非常明确,只认可DNV、TUV等几家机构的证书,其它一概不行。”作为国内从事风机产品认证的专业机构,鉴衡认证中心也吃了“闭门羹”。“我们和企业一起通过大使馆的商务参赞找到了南非的能源部部长,希望证明我们的证书也是专业、有效的。”

  南非政府要求明确,投标的截止日期又在一天天临近。为了得到南非方面的认可,秦海岩回忆,IECRE主席Sandy Butterfield先生还专门给南非相关方面写信,说明中国的专业认证机构是国际化的机构,希望南非政府可以接受中国的认证证书。

  企业反复沟通、国内认证机构多方奔走、国家组织全力相助,经过多方努力,南非政府终于发布了一封正式澄清函,表示认可中国的认证结果。“有了这份澄清函,代表我们的证书被当地认可,当时金风和联合动力才顺利中标。否则,再找国际上其它认证机构重新认证,时间上恐怕就来不及了。”

  为了实现和其它国家认证结果的有效互认,国内认证机构一直在积极推广自身的认证证书。“推自己的证书虽然很辛苦,但也取得了一些成效,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个国家认可我们的证书,国内风机机组直接拿我们的证书就可以实现出口。”此外,秦海岩还介绍,在风机产品上,国内认证机构还尝试和国际知名的专业认证机构签订互认协议,“通过认证协议拿我们的证书直接换成国际认证”。但是,无论是将国内的证书推向国际,还是通过协议换成“国际”,“都存在很多问题,成本没有下降,时间也没有缩短,效率太低。”

  其实,不仅仅是政府,在不同的项目中,业主方、金融机构等主体都对认证提出了相应的要求。“互认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国际检测机构间,现在我们也希望能够让国外的保险机构认可中国的认证结果,这样才能逐步打破市场壁垒。中国风电‘走出去’,认证已经成为一个躲不过的环节。”在5月6日举办的中国风电产业国际化研讨会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与会人士也提出,认证结果互认可能是中国风电国际化过程中的瓶颈之一。

  “如果检测认证是中国风电产品出口的一个障碍,那么现在IECRE就可以看做是一把钥匙。”国家认监委国际部副主任杜春景表示,随着IECRE成员国的不断增加,检测结果的国际互认将变得更加高效。IECRE于2014年由国际电工委员会批准成立,力求建立和运作全球统一的可再生能源认证制度。今年2月24日和4月12日,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和鉴衡认证中心均一次性通过IECRE评审,我国正式具备了开展IECRE检测和认证的能力。秦海岩表示,下一步,IECRE的主要工作是建立多边互认体系,“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已经是很重要的主导力量,因为我们对这样一套体系有迫切的需求。”

  除却来自认证环节的障碍,“中国风电‘走出去’其实面临很多挑战”,与会专家表示,大型风机技术水平有待提升、融资难问题仍待破解、整体运维短板尚存,这些都是当前我国风电产业国际化过程中亟需解决的问题。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高级顾问刘维方指出,截止到2016年年底,我国风电出口容量约为250万千瓦。与去年国内风电新增装机2237万千瓦相比,这一数据着实相形见绌。

  “现在国内市场每年新增装机都达到两千多万千瓦,2015年的3200万千瓦更是占全世界的60%,今后如果要维持国内市场的稳定,其实还是比较困难的。”国家能源局上述与会人士表示,要维持产业发展,只有两个途径,一是国内市场优胜劣汰,产业集中度不断提高。第二则是要不断拓展国际市场。

  据彭博新能源财经高级分析师周忆忆分析,2017年-2020年,在国际风电市场上,非洲和中东将是新增装机中“非常有潜力的地区”,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将是未来中国整机制造商出口的重要落点。

 来源:中国能源报  · 作者:姚金楠  · 责编:王长尧 

通过新浪微博将这条消息告诉大家   通过腾讯微博将这条消息告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