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其他清洁能源
氢能山西试水 “香山会议”欲解发展争议
来源:中国绿色能源网 浏览:5067次 发布于2012-7-12
 

山西河津,氢能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将在这里结束其在中国“做秀”的历史。

  1月20日,本报记者获悉,世界最大规模的氢-天然气混合燃料(HCNG)加气站、全国首个氢能示范项目已在山西省河津市建成,预计年内将正式投运。
  该项目由山西省国新能源集团于2010年投资5600余万元建设。
  该集团为山西省国资委监管企业,100%控股山西省天然气股份公司。2010年,该集团制定规划,欲综合开发利用100亿立方米气体,并在原有的天然气、煤层气、焦炉气基础上增加了氢气,形成“四气合一”的发展目标。
  几乎与此同时,氢能学界开始更加活跃地推广氢能利用,并谋求对国家政策施加影响,以打破由于不同部委之间认识不统一所带来的产业发展徘徊的局面。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氢能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氢能标准化委员会副主任毛宗强说,“氢能已经不再仅仅是一项技术,而是一个产业。”
  本报还获悉,今年上半年将召开的“香山科学会议”,其议题就是“氢能科学与技术的发展与战略”。
  由于以往“香山科学会议”对相关产业发展产生过重要影响,毛宗强希望,这次会议能对我国氢能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选择阻力最小的地方突破
  全国首个氢能示范项目落户山西绝非偶然。“我们选在了相对阻力最小的地方。”毛宗强表示。
  山西作为我国的焦炭生产大省,其副产氢气的成本被学界认为是全球最低。这使得其在建设氢能示范项目上具有先天优势,解决了示范项目最为掣肘的成本问题。
  在生产焦炭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副产氢气。据统计,我国每年约有900亿立方米的副产氢气未能得到合理利用。
  毛宗强介绍,为了尽快把山西的氢气用起来,我国首个氢能项目选择了HCNG加气站的形式。
  氢气的燃烧特点决定了其可以与多种燃料混合燃烧,并提高其效率。HCNG则是混合燃烧的最佳选择,HCNG可以直接应用于天然气汽车,并把现有的天然气加气站利用起来,不需新建加氢站。
  然而,由于对于氢能的发展,不同部委间意见并不统一,氢能项目很难获批。
  “建一个都已经很难了,推广还要面临更大的困难。”毛宗强说,“氢能并不缺少投资,缺少的是政府的支持。”
部委争议
  国内对氢能发展的争论,因美国氢能政策的一次波动而走到了台前。
  美国在布什政府时期非常支持氢能的发展,政府投资带动了美国大型汽车企业更大规模的投资。但在奥巴马2009年上台后不久,就提出了削减政府对氢能拨款的议案。此消息一出,引起了中国国家能源局与科技部之间对氢能发展的争论。
  国家能源局认为,美国的作法值得注意,国内不要夸大氢能的应用前景,而科技部则坚持重视氢能的发展。
  然而,已经对氢能投入了巨资的美国大型企业坚决反对奥巴马的议案。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人士表示,在金融危机最困难的时期,通用汽车公司裁掉了20%的员工,但氢能开发领域一个都没裁。
  正是由于大企业的反对,最终使得美国国会在两个月后否决了削减对氢能拨款的议案,反而增加了投入。但奥巴马政府这次政策的波动仍然影响着我国对氢能的态度。
  “目前,氢能利用的技术已经不是问题了。”毛宗强说,“但加氢的配套设施还没有建立起来,而且我国大型能源企业目前也不愿意开发石油替代产品,通过高价石油,这些企业能够获取更大的利益。”
  去年12月1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批准的《氢气加氢站技术规范》正式实施,该规范明确,允许一个站点经营汽油、天然气、氢气等多种燃料。这意味着加氢站可以利用现有网络加以推广。但没有国家政策支持的前提下,很难想象油气企业会愿意投资建设加氢设施。
  问剑“香山会议”
  对于氢能的利用来说,HCNG完全是一种过渡形式,其最终指向的还是氢能的直接利用。
  “氢能利用最有潜力的应用领域是氢能汽车和燃料电池。”韦东远说。
  此外,氢能也是蓄能的理想选择。
  韦东远介绍,如果利用用电低谷和难以上网的风能、太阳能等电力来制氢,再通过燃料电池发电,则解决了电力的储存问题,其成本远远低于抽水蓄能电站,更为清洁能源项目的大量上马创造了条件。
  “看起来是用电生产氢,再把氢转化成电。”毛宗强说,“但这是把垃圾电转化成了高级电,效益是显而易见的。”
  毛宗强介绍,今年上半年我国将召开一次“香山科学会议”,其议题就是“氢能科学与技术的发展与战略”。
  “香山科学会议”由科技部(原国家科委)发起,并与中科院于1993年共同创办。会议主题通常为基础研究的科学前沿问题和我国重大工程技术领域中的科学问题,会议所形成的报告将送达国家决策层。
  由于以往“香山科学会议”对相关产业发展产生过重要影响,毛宗强希望,这次会议能对我国氢能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我国在氢能技术的基础研究和前沿研究领域与国际水平基本相当,但在产业化上落后相当多。”韦东远说,“美国和欧盟将在10-15年后实现氢能的大规模利用,我们则需要30年。”
  “中国在氢能产业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毛宗强说,“只要政策支持,中国在全球率先开始氢能产业化是可能的。”

通过新浪微博将这条消息告诉大家   通过腾讯微博将这条消息告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