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规划 > 政策法规
看好光伏产业长期投资机会(对话新能源)同创伟业创业投资公司副总经理 王维 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光伏研究中心主任 红炜
来源:江苏省可再生能源行业协会-中国绿色能源网 浏览:2372次 发布于2013-4-17
  红炜:中国的光伏产业受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终端市场大规模建设拉动,经历了2004年到2008年的理性高速增长和2008年到2011年的非理性高速增长两个阶段,在一批具有竞争力企业产品占据全球终端市场60%强的同时,国内盲目的投资造成市场供大于求一倍以上的严重失衡,也把这个产业从2011年中期开始推入残酷的整合期。加上全球经济不振、欧美“双反”,到目前已是光伏产业最低谷的时期,悲观、迷茫和盲目乐观同时弥漫市场。同创伟业是国内研究新能源产业最多,投资也是最多的创业投资公司之一,在这个时候,从产业投资专家的角度是如何看待光伏市场和投资机会的?

  王维:讨论这一问题离不开中国经济未来发展以及新能源技术进步带来的产业发展背景,总体来看,我们是谨慎乐观的。这是基于以下几点判断:首先,中国的劳动竞争力仍然存在,人口红利优势不会快速完全消失,年轻人还是中国的主要人口构成,不像美国65岁以上老人占人口总数的17%,而中国大约是12%;其次,中国人对于财富追求的狂热驱动力远远大于其他国家,特别是相对经济发达国家的人们,由于市场机会不多,他们也满足于现状,这为中国经济的继续上升提供了动力;第三,国内政治改革是有希望的,去年出现的个别矛盾比较激化的社会现象到目前都已得到初步妥善解决。这说明现有的社会制度具备不断自我完善和修复能力。做产业投资必须要看大的经济背景,要研究深层次、最实质性的问题。

  再说中国新能源投资机会,我们认为有三个值得关注的方面,一个是核聚变,一个是页岩气等非常规能源,一个就是光伏产业。比较而言,光伏产业由于可期的技术进步,实现从工业化到商业化的机会更大,我们比较关注光伏产业的未来。附带说到风电,虽然目前其安装量远远大于光伏,但由于风电设备机械运转的物理性质决定,规模出现故障的可能性大,这决定了风电长期维护、更换设备成本过高,必然降低这个产业的竞争力。

  红炜:我毫不怀疑中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但更关心党的“十八大”带来的政治改革力度对促进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作为研究人员,我更关心的是中国光伏产业当前在终端市场,受资金等要素限制,民营资本只能让位于国有资本;在中上游生产市场,民营资本只有被动面对、甚至期盼国有资本进入这一现状。而民营经济才是继续推动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和希望,光伏产业尤其如此。同意你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谨慎乐观的看法和在新能源发展多个选项中应更加关注光伏产业的判断。我一向认为,人类对新能源的探讨必须基于一个重要基础,即某种技术路线的新能源,从探讨能源能否达到重要能源甚至替代能源,根本取决于两方面:能量的来源是否相对无限;获取这种能量的手段是否相对无限。太阳能的相对无限和晶硅原料储量的相对无限,决定了如果不出现革命性的变化,光伏产业未来前景无限。据此,投资的未来市场是巨大的。

  看好光伏产业的中远期投资机会

  王维:对于当前光伏产业投资市场,投资界大致有两方面看法,一方面是:2-3年悲观,4-5年值得关注,10年左右有较大机会;另一方面是:过去单一发展大规模、集中式光伏电站的产业发展方向是有问题的。

  近来,国家主管机关明确提出大力发展光伏分布式发电是正确的,国家电网公司陆续出台《关于做好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关于做好分布式电源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将有效化解前期光伏产业发展中重要的制约因素。从欧洲的成功经验看,大量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建设、发电、并网的实现,将加速促进光伏产业大规模商业化运作时代的到来,这也是决定投资判断的重要基础。为什么说短期内对这个产业悲观,而看好未来长期投资机会?是因为短期内,无论是从以化学法为主的多晶硅原料生产,还是从组件生产的规模效应,都看不到产品成本有大幅下降的可能,加上产能严重供大于求和欧美“双反”因素的影响,短期内的投资机会是不大的。看未来一段时间,组件的最高转换率已经趋于实际可能实现的最高值,产业整合带来的规模效应对成本的降低也有限。

  对光伏产业的投资,我们最关心成本的下降问题,虽然不认为摩尔定律适用于光伏产业,但认为成本下降的最大机会在多晶硅原料生产,由于技术的进步,大幅度降低多晶硅生产成本值得关注。我是学材料的,相信只要这种原料的储量足够大,随着技术的提高,生产的成本降低只是时间问题。这一技术进步很有可能出现在美国,我们已经收到了不少国外因为拥有先进技术渴望投资的请求。如果多晶硅生产成本能够从20美元一公斤下降到10美元甚至更低,将带来在电力市场何等的竞争力,那又将是一个“抢钱”时代的到来。在大家都对市场不看好的时候,可能才是最值得投资的时候。

  红炜:同意你对晶硅原料生产未来由于技术进步带来成本下降的竞争力的判断和信心,相信人类对自然认知的无限性和技术进步的巨大能力。不同于你对光伏产业短期内不看好,四五年内值得关注这一分析的是,我认为对光伏产业的投资,在二级市场一两年内可以不去重点关注,因为是处于去库存的残酷整合期。但在一级市场,从现在开始,产业资本则应持续关注市场机会。我对目前光伏市场走势的时间分析是:从前年中期开始的产业整合需要四到五年时间,其间又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非理性的价格之争阶段,由于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不愿意看到不具竞争力企业破产带来损失,只有通过残酷的价格绞杀产生挤出效应,以实现供求的相对合理,这一阶段需要两年以上时间;第二阶段是依靠技术进步带来成本下降的理性价格之争阶段,不同企业间从量到质的差别将在这一时期展开,这个时候无论一二级市场都是值得战略投资人特别关注的时候。

  同意你关于光伏产业依靠规模效应大幅度降低成本意义不大的看法,但不同的是,我更强调能源行业的比较成本问题。对于光伏产业,不应只看这个产业内的成本竞争,更要看与传统能源的成本竞争,无论如何传统能源的开采成本是逐步上升的,而光伏发电的成本是在迅速下降的,这种成本的规模竞争才是最有意义的;除了技术进步降低成本的积极因素,讨论光伏产业的竞争,对于中国光伏企业,不应只看国内市场有多大,还要看国际市场有多大。

  要认真研究光伏产业投资细分市场

  王维:对于具体投资方向,我们十分关注与并网有关的系统方案服务商企业,也关注进口替代型产品生产企业,比如装备制造企业。还有产业链中重要附属设备和辅料生产企业,比如逆变器生产,由于技术含量不高,国内产品极具竞争力;比如沙浆液的生产,它在组件生产成本中占据不小份额,市场需求非常大。围绕这些方面,我们非常关注那些销售额在几千万元,净利润在几百万元的“小而美”企业。我们对于那些过分依靠地方政府,侧重资本游戏的光伏企业不感兴趣,从发展角度看,政府与企业的诉求是不同的,政府要GDP,而企业要利润,对于这一类企业的未来看不清。

  红炜: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资本市场建立、投资方式多元化以来,在产业投资方面确实也有过借助地方政府力量和放大资本手段,规模、快速复制发展某一产业的先例,不过现在看来并非成功,发展中总是潜伏着巨大危险。无论如何,善用资本运作手段投资光伏产业的,首先说明资本还是看好光伏产业未来,大家共同的目标是希望这个产业健康发展。

通过新浪微博将这条消息告诉大家   通过腾讯微博将这条消息告诉大家